阿赦

更新随缘

【西湖组】花重锦官城


“要喝什么?”
“当然是肥宅快乐水。”
“什么?”吴邪不解。
“冰阔落!”叶修冒出一句四川话,“吴叔叔,我们年轻人的网络用语了解一下。”
“才来成都一天就会可乐的方言了,看出来你对它爱得深沉。”

赛季结束,叶修没了要紧的工作,就披了马甲随缘打boss。正好吴邪也没事,看不惯放了假男朋友还坐电脑前不挪窝,就把叶修拖去成都旅游。
一开始叶修誓死不从,吴邪就拔了网线改了WIFI密码。于是三天没出门的叶修主动出了门,目的地兴欣,然后被老板娘拒之门外,美其名曰为他好。
杭州这么多网吧,打游戏又不是非得去兴欣。叶修一摸兜,完了,没带身份证手机钱就算了,连钥匙都没带,吴叔叔这会怕是不在家,得,只能去吴山居了。
晃晃悠悠到了吴山居,进门就见吴邪躺安乐椅上惬意地看书。满头大汗的叶修瘫在空调下面十分钟后才缓过劲,表示自己无聊死都不会再出门了。吴邪放下书,邪魅一笑,手上出现了叶修的所有账号卡。
“君莫笑是战队资产,我还怕你对它做什么吗?”叶修不动如山。
“我买下了。”吴邪风轻云淡,“是去旅游还是所有账号卡损坏?”
“坏了大不了重新练个号。”叶修挑衅。
“你练一个,我掰一个。”吴邪作势要掰了“君莫笑”。
“诶——别别别,我去,去还不行?”
吴邪把所有账号卡扔给叶修。叶修手忙脚乱地接住,发现一堆真账号卡里面只有君莫笑是假卡,明白自己被诓了。心里骂了句老狐狸,倒也不会反悔自己刚刚答应的事。反正都是吴邪花钱,自己是占便宜的那个。

飞机落地的时候正好是傍晚,两人在酒店安顿好后找了个最近的小吃街。冰粉,梅菜扣肉饼,抄手,小龙虾……两人逛一路吃一路,撑到需要互相搀扶才能走动路,却才走了半条街。
“慢点吃,又不是过了今晚就没得吃了。”吴邪皱眉。
“还说我,你不也撑得走不动道吗?”叶修从吴邪手里拿过一串烤肉。
“我以为你点多少自己都能吃完。”吴邪叹了口气。
“哥当然是带了你的份。”叶修嚼着烤肉口齿不清。
后面半条街两个人一边闻着香一边揉着肚子逛过去,打开导航准备散步回酒店,消消食。
清凉的夜风吹去两人身上的烟火气,离开小吃街有段距离了,已经听不见身后的热闹。马路上车来车往是别人的忙碌,绿化带里鸟叫虫鸣是自然的躁动。叶修牵着吴邪,手心里出了粘腻的汗也不愿放手。
从前一个人走夜路的时候,无论是着急办事还是无聊散步,只要抬头看一眼昏黄的路灯,心里就感到空落落的。现在有个人陪自己,叶修在路灯下驻足,把吴邪的手摁到自己胸口,“这里满了。”
叶修看到吴邪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温柔的笑意攀上眼角眉梢,左手拉住叶修的右手,放到自己心口,“这里也满了,”他说。

第二天吴邪起了个大早,拉着叶修去锦里开启了新一轮吃吃吃,然后去隔壁武侯祠消食。
叶修不知道吴邪一个理工男为什么对三国历史和诸葛亮这么了解,正史野史都讲的头头是道,甚至连导游都在听吴邪讲,反正他是昏昏欲睡就差站着睡着了。好在去往下一个景点的路上叶修得以靠着吴邪睡了半个小时。
出了地铁站看到汹涌的人群,叶修萌生出回到拥挤的地铁上的冲动,然后被吴邪捉住手腕带进人群。
叶修把包从背后背到胸前护着,再一抬头不见了吴邪的踪影。叶修四处张望想在原地等吴邪,却被推挤着向前走了好几步,等他好不容易脱身来到路边,就见吴邪一手一串糖油果子从旁边的铺子里出来。
这一刻叶修的心情就像等到父母的走失儿童,恨不得抱着吴邪哭上一场。他知道吴邪以前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知道他每一次“出差”都可能永远回不来,知道在人山人海的旅游景点只要打个电话就能找到对方,可他就是控制不住地心慌。
“怎么了,眼睛这么红?”
“找不着你,急的。”
叶修的一记直球打晕了吴邪。
“都这么大人了……”吴邪想揉一揉叶修的头,发现自己两只手都拿着东西,于是姿势别扭地给了叶修一个拥抱,“对不起,是我不对。”
“隔着两个包,你也不嫌难受。”叶修拍了拍吴邪然后推开他,接过一串糖油果子。
“一点了,饿吗?”
“早上吃多了,还不饿。”
“那中午不吃正餐了,吃点零食垫垫肚,晚饭早点吃怎么样?”
“行啊。”
反正吴邪都计划得妥妥的,叶修乐得不动脑子跟着玩。
带了单反的吴邪拍了许多张叶修拿着各种小吃的照片,甚至玩心大起给叶修戴了顶熊猫帽子并抓拍了张照片。

晚餐吴邪带叶修来到一家串串香。点锅的时候叶修毫不犹豫选了鸳鸯锅。
“这是四川人民对你最大的让步了。”吴邪调侃。
叶修倒不是完全不能吃辣,但是显然四川的红汤锅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
自选菜色,两个人一人端了满满一盘子各种肉。白汤和冰可乐是叶修的,红汤和啤酒的吴邪的。
老板娘在门口招徕顾客,店外的大风扇嗡嗡作响,服务员来来去去收拾碗筷、算账、准备招待下一桌客人,食客们或高声谈笑或埋头吃菜。气泡由锅底产生,在上升过程中逐渐变大,最终冒出汤面,“啪”地破碎,锅开了。
吴邪下满了红汤锅,而白汤锅还没有一点动静。等吴邪开吃了,白汤锅才终于冒了个泡。叶修下满白汤锅,开始抢吴邪的肉吃。
随缘捞起一两个竹签,把上面的肉撸到油碟里,沾满麻油,入口是满足。竹签尖尖上的一点肉怎么够吃,叶修又多拿了几根签,一次性撸下上面的肉,一口一块。辣到鼻尖冒汗,连忙灌一口可乐,却被刺激得舌头发麻。手边递来一杯豆奶,叶修咕咚咚喝下半杯才缓过来。
再看对面的吴邪,摘掉了起雾的眼镜,文雅又迅速地解决着锅里的肉,吃到口干时喝一口啤酒,在叶修辣到不行时递去刚好送上桌的豆奶。
战斗才刚刚开始。
两盘肉下去两人还觉得有些不尽兴,于是又拿了鱼丸虾饺之类和一些蔬菜。
吴邪放了几片冬瓜下去,说吃完肉吃些冬瓜去去油。
叶修抬杠说吴叔叔这么养生,怎么不在啤酒里放枸杞。
吴邪给叶修从白汤锅里捞了块肉丸,说自己要么朋克要么养生,从不搞朋克养生。
叶修夸赞吴叔叔居然懂得“朋克养生”这个词。
冬瓜块大,放锅里不能完全浸到汤里,吴邪就直接把冬瓜从签子上撸到锅里。等串着签子的肉和菜吃完了,两人才想起来锅里还有冬瓜。
用勺子转圈捞冬瓜的叶修突然感慨:“以前,有的时候,我真怕你就像这冬瓜一样溶到锅里。”
“瓜肉溶了,靠近瓜皮的地方总能找着。”
“你要是个残废我可不要你。”
“没事,我要你。”
叶不羞突然害羞了,正巧捞到一块完整的冬瓜,放自己碗里。“找到了,完整的。”
“所以你看,我好好的。”
“嗯,好好的。还敢玩挟账号卡以令叶修。”
“怎么又扯这上面了?”吴邪哭笑不得。
“就是觉得你越活越年轻了,都是哥的功劳。”
“对,都是你的功劳,敬叶修大大。”

叶修永远记得第一次见到吴邪时他身上与年龄不符的沧桑,像是勘破俗世,又像是深陷红尘。后来两个人在一起,叶修会患得患失,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幼稚,即使在同龄人中他已经非常成熟。
但是叶修也感受到了吴邪的改变。放下了一切的吴邪没了心理负担,开始找回自己本应的模样,心态越来越年轻。这样很好。

吃饱喝足的叶修给满桌狼藉拍了张照,发朋友圈,配字“吃串串咯”,很快有人点赞评论。
这样就很好,有朋友,有爱人,有事业,哥简直是人生赢家。

手里握着印有大熊猫的地铁卡,靠在吴邪肩上,叶修在睡过去的前一秒想,这样真的很好。

————————————————

本来只想写两个人吃串串的日常,然后一不小心写了这么多流水账
手机打字真的好累
告诉我你想不想去四川吃吃吃

评论(4)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