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赦

更新随缘

【西湖组】贪欢(第三章(修

▲私设如山

▲34吴邪×27叶修

▲时间轴有改动

▲可能跟原著剧情有出入。欧欧西都是我的


3.

吴邪进酒店的时候正有一帮年轻人结伴走出来,他往旁边让了让,却被人拉住胳膊。吴邪条件反射就想给人一个过肩摔,但在看清对方是谁后打消了念头。

“吴老板,好久不见,来出差还是来玩啊?”叶修一边跟吴邪套近乎,一边给其他人使眼色示意他们先走,随后他就不跟上了。

“出差。怎么不跟朋友去玩?”

“诶,老啦,玩不动了。”叶修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

“你老,那我算什么?”吴邪看着面前这小孩一脸“我老了不能跟年轻人比”的样子,拍了一下他的头。“刚刚帮了你,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嘿嘿,吴老板大恩大德,我只能以兴欣下赛季的冠军当回报了。”

“这不是你对兴欣所有投资人的义务吗?”

“那就当我欠吴老板一个人情。先说好,杀人放火我可不干。”

说话间,吴邪已取了房卡上了电梯,而叶修也跟着吴邪一路进了电梯。

“几楼?”

“16楼……”叶修一边回答一边掏房卡想确认一下,然而他什么都没摸到,“那个,我房卡在朋友手里,吴老板介意收留我一会吗?”

“不介意。”说完吴邪也没再按别的楼层,就手插兜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电梯上16层楼的时间也不算短,叶修百无聊赖下把目光投向了吴邪。

苏黎世纬度高,即使是八月也十分凉爽。吴邪身上衬衫休闲裤帆布鞋很合时宜。遮掩了一身伤疤,清爽的装扮和温和的气质,比起商界精英或者黑道大佬,更像出门旅游的学生。这吴老板倒是长得显年轻又会打扮。

显示屏的数字从15蹦到16,吴邪睁开眼,瞧见叶修正盯着自己看,笑道:“怎么,我帅到让叶神看呆了?”

叶修也不尴尬,回道:“是挺帅。”

吴邪挑眉;“好巧,我也这么觉得。”

顺着指示找到房间,打开门,吴邪扫视房间,这层采光最好的大床房,酒店配的电脑旁还有一个登录器。吴邪不由得笑了:“是登录器选择了你,还是你选择了登录器?”

“这个因果关系我还真不知道。吴老板,有事您就去忙,把这电脑借我玩玩就成。”说着叶修就开了电脑登录游戏。

“出门玩还随身带账号卡?早预谋要跑路吧。”

“哥那是对荣耀爱得深沉。”

吴邪给了叶修一个“呵呵”的眼神。

“吴老板,你刚从国内飞过来吧?还有泡面没?”

“公费出国还吃泡面?”

“没办法,经费不足,而且我们吃不惯外国菜。不如吴老板给我们请个中国厨子?”

“那算我投资国家队?”

“虽然我是领队,不过这事可不归我管。要不我给你问问管事的老胡?”

“感情你是想从我这坑个厨子?”

“哪能啊,我这是给我的队员们谋福利。”

“那你可就欠我两个人情了。不知道叶神的人情到底有什么用,集齐七个召唤神龙吗?”

“神龙不行,倒是能给你召唤一个荣耀之神。”叶修指指自己。

“荣耀之神对我好像也没什么用。”吴邪收拾完东西,拿着手机钱包准备出门,嘱咐道,“我出去一会,房卡就在那插着,你朋友要是回来了你就跟他们去吧,把房卡放前台就行。饿了就点餐,算我请你。”

“成,你去吧。吴老板再见!”

 

刚走进酒吧吴邪就瞅见王胖子操着蹩脚的英文搭讪调酒师美女。

“都办好了?”吴邪要了杯“琴费士”,点上一根烟。

“胖爷出手,一个顶俩。诶你这抽烟喝酒的,腿好啦?”王胖子也点了一根烟。

“骨裂,一个多月早好了。装严重点,骗骗那帮孙子。”

“成,你骗孙子把你胖爷爷也骗了。能喝就行啊,喝什么‘琴费士’,那多没劲,来‘曼哈顿’,‘男人的鸡尾酒’!”王胖子喝完最后一口黑啤,要了一杯“曼哈顿”。

“行啊,鸡尾酒你还有研究?你不天天喝二锅头吗?”

“嘿,瞧你说的,我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出了国门说英语喝洋酒,这叫国际化。”

“好,为胖爷的国际化干杯!”正好酒上来,吴邪掐了烟,敷衍地碰了一了下王胖子的空啤酒杯。

“干杯!”王胖子也配合着举起杯子碰了一下,“对了,你不投资一战队,有没有渠道弄到世邀赛的票?”

“你还真打算看比赛?”

“那当然!我小时候,打游戏都是不务正业,这好不容易打游戏成了职业还有正规比赛,咱还不得给小朋友们捧捧场?”

吴邪发了个短信,看到对方秒回的信息后冲王胖子晃了晃手机:“8月6日,四张票。黎簇和苏万也来。”

“好兄弟!”王胖子拍了拍吴邪的肩,“不过黎簇来了你那边怎么办?得乱吧?”

“乱了好啊,正好有理由清一帮人。”

 

吴邪与王胖子订的不是同一家酒店,只是约在了吴邪订的酒店的酒吧见面。两人分手后,吴邪回了房间。

敲敲门,嘴里叼着棒棒糖叶修开了门。房间里的泡面味冲了吴邪一脸。

“呀,吴老板回来得不巧,我这刚吃完,还没开窗散味。”叶修揉揉头发,跑到窗边打开窗户。

“泡面?”吴邪接了杯热水。

“没让吴老板请成客,比起外国菜我还是喜欢泡面。”叶修闻到吴邪身上的烟味,“上次见吴老板不是戒烟了吗,怎么,失败了?”

“腿好了,能抽了。”

“真好。”叶修语气羡慕,“我现在成天被那帮人强迫戒烟,只许吃糖。吴老板,能赏根烟不?”

“不能。”

“厨子都能帮忙找,怎么就不舍得一根烟了?”

“谁给你说我帮你们找厨子了?”吴邪放下水杯,撕开一个茶包扔到杯子里,陷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瞅叶修。

“吴老板竟然不要我的人情吗?”叶修“大惊失色”。

“我实在想不出来荣耀之神的人情有什么用,不过叶家大少爷也许有用。叶秋什么都没跟你说吗?”

“说了,他叫我离你远点。不过我看吴老板面善,不由心生亲近之感。”

“面善?”吴邪被逗笑了,“你这信口开河的本事倒是不错。”

“哪里哪里,吴老板过奖。”

“得,你玩你的吧,别出声就行,我看会儿资料。”茶包完全泡开,吴邪抿了一口,心想酒店的茶都是如出一辙的难喝。

“好勒。”叶修带上耳机,敲键盘的声音也小了几分。

叶修还在,吴邪不方便收拾行李,只得就着手机的小屏幕看王盟发来的资料。裘德考的老底几乎被他翻遍,没什么新的线索,王盟此行算是白跑一趟。

 

闭上眼揉了揉眉心,伸手拿过水杯,吴邪这才发现只抿了一口的茶水已经完全冷掉。

“吴老板,我朋友回来了,我就不打扰了。”叶修说着已经清理痕迹关了电脑。

“嗯。”吴邪送叶修到门口,“拿了冠军有庆功宴,如果你不介意有两个小粉丝的话。”

“只要是中餐,十个粉丝都行。”反正有喻文州王杰希应付,叶修满不在乎地想。

送走叶修,吴邪慢悠悠地打开了行李。他这趟东西带的不多,两身替换的衣服,一套小花指定牌子的定制西装,一台笔记本电脑,一瓶粉底,散落在箱子里的零件。关上灯,他打开手机摄像头四处扫了一遍,又摸了摸桌底柜底各种角落,才又重新开灯,将零件迅速组装成了一把小手枪又拆开扔回箱子里。

但愿用不到这东西。吴邪叹口气,合上箱子,准备洗澡睡觉。

 

做戏做全套。解雨臣大老板的跑腿小弟吴邪和王胖子一身高级西装坐在配备司机的豪车上不住地感叹资本主义的奢靡腐败。

“不然呢?”视频对面的解雨臣挑眉,“你俩打算做公交车还是打的?不要面子也心疼一下你们身上的西装好吗?”

跟谁吵也不能跟金主爸爸吵,吴邪用眼神制止了想还嘴的王胖子,王胖子脑子转过弯,也就闭嘴了。有福不享是傻子,跟小花扯皮惹恼了他,怕是真能让自己挤公交。

进了会场找到位置坐下,吴邪一边翻阅拍卖品的小册子一边观察陆陆续续进来的人。翻到六角铜铃这一页,吴邪又细细看了一遍图片,突然发现有处违和。这时胖子碰了碰吴邪的手肘。

“天真,你看那个亚裔小哥,眉眼处像不像阿宁?”

吴邪顺着王胖子的目光看过去,那人也正好看过来。吴邪低头避开视线,以淡然的语气说:“不像。”虽然嘴上说着不像,但那一眼足以让他看出那人与阿宁有七八分相似。但是像不像又怎样呢,世界上相像的人那么多,吴邪自己还有好几个“兄弟”呢。

拍卖会开始,六角铜铃虽是青铜器,但个头小,鉴定年代也不甚久远,价值偏低,很快就轮到它的叫价了。

“起拍价一万。”

“3号,一万五。”

“25号,二万。”

“7号,二万五。”

“19号,三万。”

刚开始还有不少人为一个东方的青铜铃铛竞价,后来随着价钱的提高,只剩吴邪和酷似阿宁的男人互相抬价。

“3号,十五万。”

“19号,十六万。”

“3号,十七万。”

“天真,那小子果然有鬼。”

“还用你说?”

“十七万第一次。”

“你不竞价了?”

“让给他吧,反正是个假的。再说十七万买个墓里随处可见的青铜铃铛实在不值。”吴邪语气讽刺。

“十七万第二次。”

“假的?”

“上面花纹不对。乍一看好像跟我们以前见过的一样,但事实上铃铛一面的镂空花纹是变形的小篆。册子上的图拍到那面的一半,刚刚他拿起来展示,我才确定。”

“那是……什么字?”

“假的。”

“啊?”

“铃铛上的字,‘假的’。真是明晃晃的嘲讽。”

“十七万,第三次。恭喜这位先生获得青铜六角铃。”

“这字你能看出来,专家能看不出来?”

“当然能看出来,所以这是古人做的假货。”

“嘿,老祖宗这玩笑可开大发了。”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一个假六角铜铃也不防事,真货都拎不清,何必在意假货。”

“可以啊天真,比以前长进了。”王胖子意味深长。

吴邪瞟他一眼,回嘴:“再不长进那就是真傻。”

既然六角铜铃是假货,那么他和王胖子此行也算是白跑一趟。吴邪揉揉眉心,调查到了瓶颈,他再怎么挣扎都是白费力气,与其自己找事,不如坐等事找他。

被两个黑衣人堵住的时候吴邪正在和王胖子商量世邀赛开始前去哪里玩,对方说自家老大在等,然后用两把枪把他们请到了会场后台。此时此刻吴邪真的很想扇一巴掌自己的乌鸦嘴。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