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赦

更新随缘

【西湖组】贪欢(第二章(修

▲私设如山

▲34吴邪×27叶修

▲时间轴有改动

▲可能跟原著剧情有出入。欧欧西都是我的


2.

吴邪之前把自己的计划书发给过陈果,陈果也把自己这边的资料发给过吴邪,大体上通过邮件都商量得差不多了,见面主要是商量细节敲定合同。商业会谈吴邪也是熟练,再加上陈果的直爽性格,很快得出结果。

投资兴欣的合同就这么签下了。吴邪看着这帮小孩,总是会想起自己的少年时光。

那会儿多无忧无虑。象牙塔中的少年被精心呵护,不谙世事。走出塔后,未丰的羽翼失了保护,迅速被卷入污浊的泥沼。结果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不人不鬼。

在一些人眼中他是阴晴不定的吴老板,是笑面狐狸吴小佛爷;但在另一些人眼中,他始终是小三爷,是天真。

吴邪惆怅地咬了一颗戒烟糖,觉得自己戒烟成功之前会先得糖尿病。不然试试戒烟贴?

 

玩了大半个月荣耀,吴邪始终是个菜鸟。解雨臣看不过去吴邪整天以“正当理由”宅在家,就把他提溜去了北京打下手。

正在脑内世界自由驰骋的吴邪看到饭桌对面身着正装的人,心想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那么个浑身透露出懒洋洋感觉颓废气质的人穿上西装倒也人模人样的。想着想着吴邪察觉到不对,再仔细看看脸,是了,叶修的脸胖一点,胡子拉碴的,这人瘦些,还满脸精英相,气质完全不同。这么像,兄弟吧?

“不知吴老板意下如何?”

吴邪脑子里天马行空,也没忘自己在这谈生意。四两拨千斤地将话挡回去,他想一会得证实一下自己的想法。

 

面对吴邪的搭话,叶秋有点受宠若惊。他年纪小,资历浅,在周围一圈中年成功人士中声音确实微弱了些。虽然对面这位也就三十出头,但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佬,他们这种规规矩矩的生意人是比不了的。

听到吴邪提起叶修,叶秋还以为自家蠢哥哥犯了什么事栽到这位手里。一番解释之后,叶秋矜持地表示这位电竞大神是自己双胞胎哥哥,然后知道了面前这位大佛是兴欣的投资人之一。

一般套路都是老大当个从政或者从商的成功人士,老幺被宠得无法无天,叶家倒是反过来了。看叶秋这样,叶家怕是家教很严,就是不知道这样的家庭里家长对于叶修这种不务正业的孩子是什么看法。不过这应该是叶修一直不回家的原因吧。真是个熊孩子。

再一次放飞思维的吴邪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比叶修还熊的熊孩子。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说的是普通古董商。坐到吴邪这个位置上,开不开张都得管人管事。吴邪自接了吴三省的盘口已经快十年。刚开始别人觉得他年轻,迟早得被手底下的虎狼吃拆入腹,哪成想这个才接触另一个世界的年轻人真能训虎,把一帮磨牙吮血的野蛮人收拾得服服帖帖,然后带领他们发家致富。那段时间吴邪的口头禅都变成了“放下屠刀立地赚钱”,也因此得名“吴小佛爷”。

手下人听话是听话,但前提是有好处拿。每次有兄弟折斗里都会有人趁机找茬,但是干这行的又没有五险一金,第一次吴邪只能拿自己的家底补贴。后来想想不是个事,就干脆注册了个公司,把盘口的结余用来搞搞投资,除了医疗费丧葬费,还能发发年末福利。于是吴邪也从小古董商进化成了公司大老板。

伤筋动骨一百天,虽然骨折要好好休养,但是不下地还可以动脑子。所以吴邪这一个月没露面,就有人开始猜测老板是不是出了事。跟吴邪一拨下地的几个兄弟都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可是谣言长腿,反而越来越多人不信他们的澄清。虽然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但好歹吴邪还在杭州是确定的,底下人不敢造次。长沙可就天高皇帝远,存私货,偷公家钱,甚至还有人跟陈家搭上了线。

呵,真当现代科技是摆着好看的?人心难测,眼线不靠谱,查你银行卡账单和通话记录还不靠谱吗?

都是帮狼心狗肺的货色。吴邪拄着拐到盘口晃了一圈表示自己身体倍儿棒,稳住了民心,又飞去长沙看爸妈和二叔,顺便清理一波长沙的盘口。

吴妈妈给吴邪开了门,一看吴邪瘸着条腿,又是心疼又是生气,埋怨道;“你瞅瞅你这样,多大的人了还整这出。”

“我这就是看着严重,其实没啥,一点也不疼。”

“都包成粽子了还不疼,快去坐着吧。”吴一穷不在家,吴妈妈让吴邪自个看电视去。

二老倒不是不知道吴邪干的什么营生,他们对于祖辈的事情多少有点猜测,也懂吴邪爷爷的苦心,但是下一辈的事情终究不是他们能把控的。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现在只求赶紧有人能照顾着吴邪。

听到妈妈又提起楼下刘阿姨孙子上初中的事,吴邪只能再一次搬出自己的借口。“我找哪个姑娘不都是耽误人家呢吗?”

“儿子,你老实跟妈说,你是不是喜欢男的?”

吴邪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妈,你说啥呢?”

“其实你大学的时候我就怀疑了。虽然你那个专业没几个姑娘,但是你们学校姑娘那么多,就真没一个看对眼的?”

“我那是沉迷学习,无心撩妹。”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吗?是暗恋人小姑娘但是不会撩吧?”吴妈妈一语中的。

    扎心了,我的妈。见这个话题再聊下去有点危险,吴邪赶紧放下水杯尿遁了。

 

当天晚上躺在自家床上,吴邪做了一个梦。

穿着蓝色连帽衫的25岁的吴邪坐在床沿沉默地擦着一把唐刀,穿着红黑格子衬衫的18岁吴邪靠着窗台抽烟,穿着宝蓝色长袍的10岁的小吴邪爬上转椅,打开书桌上的电脑,登录游戏,操作着十七道阴影赢了一局又一局,生生把胜率从5%提高到15%。

吴邪吓得翻了个身,从床边“嘭”地摔到地上,醒了。

连做梦都在打游戏,我莫不是成了网瘾少年?

不,吴老板,你是网瘾中年。

 

    做了个莫名其妙的梦,吴邪也没太在意,这可比他以前的噩梦温柔多了。梦醒了,该干活了。吴邪做事向来雷厉风行,交易记录放在眼前,手脚不干净的几个人都认了错。愿意认错的继续留着,已经投奔陈皮阿四的且随他去,反正那个级别的人不知道什么重要的事情。

然而还没等长沙这边彻底安定下来,王胖子又来了电话。

“天真啊,听说你最近挺闲?陪你胖爷瑞士玩一圈去不去?”

“没空。”吴邪烦躁地捏了捏眉心。

“那苏黎世的六角铜铃你也不要了?”

“六角铜铃?怎么跑瑞士了?”

“你胖爷这两天看拍卖行官网看到的,佳土得八月份的拍卖,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正好那最近还有个什么国际游戏比赛,咱得给中国队加加油啊!”

“得了吧,卖明器的时候可没见你爱国爱得向国家捐国宝。”

“话不能这么说啊。我不卖明器赚点钱,怎么去瑞士给咱国家队加油?”

“什么歪理。”吴邪笑骂一句,还是跟王胖子约了时间。

 

王胖子先吴邪几天来到苏黎世,顶着解家的名号,给两人弄好了拍卖会的入场券。能进那种拍卖会的非富即贵,虽说一个青铜铃铛值不上大价钱,但会上还有其他更贵重的古董,拍卖行要确定卖家在拍下古董后有足够资本付款,若是以个人名义去,吴邪加上王胖子的身家都不够最贵一件的起拍价。

吴邪安排好长沙的事情后才飞过来,机票酒店都自己定,用的是手下人不知道的私人卡。底下几乎没人知道这位还拄着拐的老板又去了哪。

吴邪走之前跟黎簇嘱咐了一堆事情,结果黎簇第一反应不是“老板又甩锅给我”,而是“苏黎世有荣耀世邀赛”。吴邪这才想起来胖子提过想去看看世邀赛,就叫黎簇订两张票,然后看到黎簇眨巴着星星眼问他可不可以和苏万去。

两个小孩正好放假,出去玩一圈还能提高工作效率,有何不可?吴老板财大气粗地答应报销所有费用。

吴邪跟兴欣签完合同后就把王盟派去美国查一条关于裘德考的线索,这也是杭州盘口能谣言四起的原因之一。杭州是吴邪的地盘,不管他在不在,终究不会起大乱子。而长沙这边刚平了乱他就要失踪,很可能人心不稳出问题。就算把黎簇留在这,那帮老油条只怕有更多手段整黎簇。所以不如让黎簇离这片地远点。

他倒要看看长沙能乱成什么样。

 


评论(1)

热度(55)